聯繫我們 登入

這個女人一生嫁了九個男人,他們卻都在婚後不久離奇死去…震驚了!

J 2017-12-08 檢舉

我匆匆從帝都趕回花臨,給母親奔喪。

飛機降落在機場,我卻沒等到家裡的車,當我獨自打車趕去殯儀館時,迎面便看到一個年輕的女孩子挽著我爸的胳膊,站在門口和賓客寒暄,儼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態。

這個女人,我至死都不會忘記。

她叫龔珊,是我高中時期最要好的同學。

見到我,她的手從我爸臂彎裡滑落,面露尷尬。

我爸也看到了我,安撫似地拍拍她的手背,而後牽著她走過來,停在我跟前。

他淡淡道:“回來了,先去給你媽上香吧。”

龔珊則是一臉的愧疚和小心翼翼,喊我道:“念念……”

我面無表情地看她一眼,沒有理她,直接越過她往裡走。

我媽的骨灰被放在一個古樸的盒子裡,小小的,很精緻。

桌子上擺滿了瓜果香錢紙,到處是垂掛著挽聯的花圈。

她是跳樓自殺的,據說面目全非,所以乾脆直接火化。

我望著遺照上我媽甜美青春的笑容,重重地磕了三個響頭,眼淚忍不住滾滾而落。

龔珊和我爸跟了過來,她蹲在我腳邊,伸出手替我揩淚,柔聲道:“別哭,不然阿姨在天堂也會不開心。”

我下意識避開她的手。

或許是這個動作刺激到我爸,他沉聲喝道:“蘇念君,你什麼時候能懂事,別盡給你媽丟臉!”

我跪在我媽的骨灰盒前,抬頭冷冷地盯著他:“你在婚姻期間,和你女兒的高中同學搞到一起,你從來不覺得丟臉,我為什麼要覺得丟臉?”

我爸臉漲得通紅,一巴掌扇過來。

他用了十足的力道,我措不及防,倒在地上,臉上火辣辣地疼。

眼看他還要神腳踹我,龔珊連忙站起來拉住他,溫溫柔柔地勸道:“別氣,這麼多人看著呢。你先去招待客人,讓我來勸一勸念念。”

兩人雙手交握,親昵十足。

而我媽屍骨未寒。

我爸冷哼一聲,到底沒再動手。

等他走了,龔珊重新蹲到我腳邊,壓低聲音道:“蘇念君,你肯定很恨我吧?”

我冷眼掃過她。

她淡淡地笑:“我也恨你,恨不得你去死。”

我雙手慢慢地握成拳頭。

她慢悠悠地道:“四年前我就盼著你媽死,如今她終於死了,你不知道我有多開心……”

我咬牙道:“你也不怕遭報應!”

高一那年我和她成為同桌,她是下面農村考進學校的,並沒有鄉下孩子進城的那種自卑和萎縮,反而溫柔大方,人長得漂亮,成績又好,大家都很喜歡她,我也不例外。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“第2頁”繼續瀏覽。

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,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、權益、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,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,謝謝合作! 檢舉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您可能會喜歡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
請您使用真實的郵箱。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,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

喜欢就按个赞吧!!!


点击关闭提示
歡享網WeChat服務號 歡享網Line服務號